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曼德尔施塔姆  

2008-01-02 15:4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写,源自“读不懂”。面对翻译过的诗作,往往感觉是面对一座魔咒缠身的遗址。偶尔,其中残骸般的名词或动词会触动我,经过类似于考古与甄别的过程,我会在心中重建一座庙宇。往往,这是令我像儿童一样把自己迷失其中的游戏,在文字的脉搏里聆听心跳,往往惊心动魄,把文字的矿石放入心脑的熔炉里锤炼,往往神经短路而仙丹难求。

曼德尔施塔姆,18911月生于华沙(不久迁居圣彼得堡),19381227日,因为饥饿或许精神失常,死于远东西伯利亚的一个劳改营中转站里。

他,深受希腊文化影响,与古米廖夫,阿赫玛托娃一起倡导阿克梅主义。他深信:诗人的永恒创造力比他的世俗生活更重要。纯洁与执着,使他在那场红色苏维埃革命中成为受难者。

 改 改写曼德尔施塔姆的四首诗

    

              (一)

     夜晚,在小河边净洗

     天穹里焚烧着潮湿的星辰

     星光盐粒般撒满浪刃

     寒冷,吸允着骨髓

 

     坚硬的大地

     把温暖锁入地下

     在呼啸的北风里

     虚构比真理更喧嚣

 

    星盐溶化在河里

  黑暗幽深,苦难

  咸涩,,死亡 更苍白

    大地,在迫近的恐惧里沉默

  

                ()

    重与轻,孪生的姐妹

    蜜蜂与黄蜂允吸着玫瑰

    人死了,沙凉了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的担架抬走

 

    啊,沉甸甸的蜂房与轻飘飘的蛛网

    你的名字比巨石更沉重!

    这世上只剩下一副重轭 压在心上

    让我摆脱你,时间

   

    我饮着黑水般的空气

    犁过时间,泥土缓缓地

  在犁的漩涡中,绽放成玫瑰

  ---重与轻的双重花环

  

    (三)列宁格勒

    我回来了

    眼泪与静脉

  汇集在肿胀的腮腺

   

    我回来了

    河边鱼肝油般的路灯

    吞食着匆忙的身影

 

    挤进隆冬短暂的白昼里

   窥视: 阳光把蛋黄

    拌入死亡的沥青

 

    彼得堡

    你还活在我的记忆里

    我等待 你的电话

 

    彼得堡

    我还住在那里

    我储藏着受难者的声音

 

    我蜗居在楼梯后面

    曳响的门铃

    敲打着我的太阳穴

 

    我整夜担忧着

    被所谓的客人打搅

    门链 镣铐般咣当作响

       

       ()斯大林警句

生命,正在从大地上灭绝

四周一片死寂

 

无论何时何地,主题都是

那个克林姆林宫里的乡巴佬

 

他圈养着十只肥虫般的手指

说的话犹如生死的砝码

 

他含笑的嘴唇犹如大蟑螂

长统靴锃亮

 

一群没骨气的佞臣围着他

不停地歌功颂德

 

吹口哨,学猫叫,还有人假哭

他咆哮着导演这出闹剧

 

他以正义的名义,把死亡的铁钉

钉入腹股沟前额太阳穴和眼睛

 

他的舌头上缀满了“死刑”的浆果

还飘散着家乡老友般的韵味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