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腻想中的楚汉风云  

2008-03-24 13:0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关于项羽,韩信与刘邦的臆想

     项羽瞧不起韩信,不愿重用他,也羞于杀他。心想:这小子孬种一个,竟然肯从地痞的胯下钻过,还是个爷们吗?这家伙简直就不配活着。

韩信崇拜项羽,前来投奔,当他感到项羽的轻蔑与鄙视后,肝胆皆碎。草莽与贵族就是这样相隔星汉。正是这种蔑视激发了韩信的抱负与勇气,于是,英雄诞生了。

刘邦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顽强又勤勉,大局观好,江湖气浓。起初,他不信任韩信的才华,但始终,他警惕着韩信的忠诚,曾两次突然闯入韩信的卧帐夺取印信。下关中,克彭城,韩信的角色更像个参谋长,这也是韩信学习与成长的过程,无疑,韩信是另一类战争天才。楚汉荣阳对峙,汉弱楚强,缠斗正酣时,韩信领一支弱旅经略东北。韩信知道:这批从汉营清理出来的老兵弱卒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毕竟是一次机会,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才能定会成就功业。一旦落败,漂流世外,也好过在汉营遭排挤受冷落。刘邦也知道:韩信似乎有几分才气,但这书生与大伙格格不入,留在大本营碍手碍脚的,如今自己提出单独去闯一闯,何不顺水推舟,把问题打包送给他,再点缀些豪言壮语,外加一个无用的张耳作幌子。若他胜了,我获大利;若他败了,我就对打败他的人说:多谢了,老弟。张耳这家伙拉着这呆头书生背着我跑单帮,我也正要收拾他们呢。之后,韩信一路邀击魏,赵,齐,大演以弱胜强以少赢众的帽子戏法,成就奇迹。

当刘邦在阳夏城被围,向韩信求救时,韩信思量着:我渴望击溃项羽,证明自己。虽然对这个挑战没有把握,但这就是我的命运,要麽,用我的血去涤荡他心中的轻蔑,要麽。用他的血为我书写英名。况且项羽比刘邦难对付,保刘灭项对我有利些。于是,在获得战胜后即为楚王的承诺下,引兵30万(恐怕是他的全部兵马,惶恐与兴奋不可名状)出发了。垓下之战,韩信将伪装的怯懦作为诱饵,陷项羽于死地。之后,韩信做了楚王,之后,韩信被刘邦伪装的柔和诱杀了。

        (五) 关于垓下之战的臆想

     韩信太了解项羽了,他自比月亮,自知无法与太阳争辉,但同样,他会用属于自己的夜晚赢得整个世界。他苦思冥想,把睡梦也搭上,终于,他知道了如何面对命定的那一刻。战前,他召集将士,问:一对一,谁可挑战项王?无人应答。问:轻装逃跑,谁可使楚军追不上?众人皆曰可。于是韩信传令:明日开战,轻装上阵,中央虚置帅旗,若项王来攻,必锐不可当,稍战即退,多用弓箭掩护,追则逃,退则扰。待敌攻入我纵深,粘住它,同时两翼展开,包抄合围,以数量优势,围困楚军。笠日,垓下,楚汉对垒。楚军首先发动攻击,项羽知道:面对着数倍(超过5倍)的汉军,以雷霆之势击碎汉军中央的核心中枢韩信部,速战速决,乃制胜之本。他深知追随着的将士天下无敌,也深信在这辽阔平坦的战场上,对面咫尺之内的韩信已无诡计可施,即使有,也会被他瞬间击碎。项羽是另一个亚历山大,但对手却不是另一个大流士。楚军如铁锤般砸向汉军中央部,汉军却像风一样飘荡着。一只追风的铁锤!时间一长,楚军如陷泥潭,吃尽苦头,败退回营,,顿兵固守,汉军像一条移动的长河一样围困着楚军。入夜,汉军四面楚歌,楚营乡思愁苦,谣言四起,项羽自知形势严峻,与手下将领讨论对策,决定:项羽亲率800精骑回楚国引兵解围,余众固守待援。也为避免一战而败就葬送了整个楚国。送别之际,虞姬(齐女,16岁,项王唯一红颜)秉剑长舞,伴酒悲歌,曲终凛然曰:大王保重,勿以我虑,今日以死相送,来日凯旋,勿忘祭扫一二。言罢横剑自刎。项羽撒泪而去,突围很成功,汉军紧咬不放,深知放走项羽,一切胜利都归于零。楚骑拼命护卫,眼看跨过乌江就是楚国了,不料前几日上游大雨,河水暴涨,人马无法泅渡,在沼泽般的河边耽误了时间,汉军又追上来了,一场血战,余留的楚军全部战死。汉军敬重项王,不愿也不敢承担凶手的角色,谎称:项王愧对江东父老,自刎乌江。

        (六)关于乌江亭长的臆想

     乌江亭长是一位60开外的老汉,年轻时曾在项燕军中任百夫长,一道斜贯眉眼的刀疤和那只空空的眼窝,是他引以为傲的勋章。这几天传闻楚军败亡,心里忐忑不安,坐卧不宁,总是撑着小船四处游荡,时常发呆。那天,阴云像裹尸布一样罩着天空,他摇着小船漂了大半天,又累又饿,啃了几口干粮,喝了半壶米酒,在小舟里困着了,在梦中,项王牵着乌骓马来搭船,慌乱又沮丧,老汉悲喜交加,欲渡项王,项王仰天长叹,悲言愧对江东父老,拔剑欲自刎,老汉情急之下,惊梦而醒。眼前天地混同,苍茫无际,冷风起处,芦苇荡浅吟低回,纤舞自怜。恍惚中远处金戈回荡,老汉寻声急趋,约摸行了78里,即近处只见乌江边一片尸骨狼藉,细细地搜寻一遍,只见乌骓马倒毙在血泊之中,不见项王。老汉呆立着,不知过了多久,收拾战场的汉兵才把他惊醒,问起,方知,项王已自刎了。老汉呆滞了,现实中的与心中的楚国被一次性的突然摘除,天地空旷着,心空旷着。他感到自己成了一个空壳,踉跄着回到家,却感到已无家可归,那个阴冷悲伤的黄昏已然胀进他的肉体里。痛饮而后沉醉,在酣醉里他总是把梦与现实的断桥接通。不久,在一次酩酊大醉里,他梦到自己渡项王过江,梦中的幸福花朵般在脸上绽放,他,再也没有醒来。(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