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普吕多姆  

2008-04-14 09:5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吕多姆(1839—1907),1839年生于巴黎.在波拿巴中学读书时,他几乎每次数学考试都得第一,他本打算投考巴黎综合工科学校,也顺利通过了毕业会考,可是由于严重的眼疾,只好放弃科学,转向文学.他是巴纳斯派的代表人物,偏爱哲理,思维慎密,是一个科学-哲学-诗歌的三脚形框架.曾自问我是诗人还是哲学家?”.他主张为艺术而艺术”,”诗人为诗人而写”.”他高贵,深思,偏于忧郁的灵魂在这温柔又不陷于多愁善感的诗中忏悔,这痛苦的分析唤起了读者一种忧郁的感动”.他的传世诗作有<天鹅>,<银河><眼睛>.相对而言,我更喜欢他的<沉思集>,像诗与思想互为宝石又相互贯穿的项链.”诗是心浪的泡沫.”,”蹩脚的诗人用词句堆砌妄想,真正的诗人使词句臣服于思想.”,”所有的情人都不是诗人,但他们都用诗人的眼光来评判自己的爱侣”,”,很平常;相爱,颇少见.爱是一条法则,相爱是一种偶然.”,”妒忌是爱情的海关”,”怀疑,这已经是惩罚了”,”自由的人渴望更多的自由”,”人类的不幸在于以等待的姿态追求真理”,”人们依靠思想活着,思想是位盲者”,”天才,常常以裸态的心智,观察着事物的裸态.”,---.我相信,一位诗人就是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19011210,瑞典科学院选择了普吕多姆,而不是托尔斯泰,易卜生,比昂逊,蒙森,左拉,法朗士,或者卡尔杜齐---,作为首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改写普吕多姆的诗三首

命运

我以目光里的忧郁

守护着,对你的爱情

热泪啊,怎能融化

记忆中的北极洲

即使你已远走天涯

对于我,却依旧在眼前

 

,我无法

吹灭你淡蓝色的眼眸

---像吹灭一支蜡烛---

,在我孤独的心中闪亮

即使长眠在墓中

我也要,守护这团火焰

 

,我也无法

只爱你的灵魂?

像爱着风或者夜色

而不爱你惊艳妩媚的

肉体,像洪水般

冲垮了我心的堤岸

 

好想用吻做一叶小舟

漂泊于你的大海之中

一生都畅饮你浩瀚的汪洋

好想,把灵魂也染成海蓝

还要让心儿

依着波浪的节拍 跳舞

 

未改写前的原作---译者:胡小跃

 

要是我在丑一些的眼睛下懂得爱情

该有多好!那我就不会这麽长久地

在世上忍受这唯一刀枪不入的心酸回忆

它离得再远,对我来说也是记忆犹新

 

,我怎能吹得灭这淡蓝色的眼睛

像吹灭一支蜡烛? 它在我孤独的心中闪亮

我不能够安心地度过一个夜晚

哪怕披上坟墓漆黑的阴影

 

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像大家一样

首先爱的是人品,而不是折磨人的惊艳

这美貌超出了欲望的界限与心的力量

 

我本来可以自由随心地爱

可我的情人, 我已选择的情人

我无法再替换,就像姐妹

 

     

     赌博

面对上帝,我应该

怀疑? 相信?

肯定?还是否定?

它们就像旋转的赌盘

在头脑中,永不停息

 

生存本是一场冒险

,紧攥着岁月的筹码

却不知如何下注

生命太短,而死亡漫长

大地总是比天空 有分量

 

,挪开又走近,这张赌台

伸出又缩回

这只攥着筹码的手

我惶恐着,不知道 理性

怎能算得准心中的 激情

 

未改写前的原作---译者:胡小跃

     红或黑

帕斯卡为了拯救自己我该信哪个上帝

---你怀疑?相信我的上帝,这最保险.

是或不是:被迫承认这两者之一,

打赌.追求红或黑,永无止境

 

为了不朽的荣誉,你拿快乐冒险

反对永恒这最大的赌金

只献出生命无疑最有益方便

最肯定的东西比多变的天分量更轻

 

---可怜可怜吧!大师,我伸出手又缩回

我是被赌台吸引又推开的赌徒

我犹豫,生活多么合理甜柔

 

我整个生命都厌恶这非人道的挑选

心在理性湮没之处自有它的理性

如果我觉得深受其害,错的是你的盘算

 

     

     巴马

空气,清澈又静谧

正午的巴马,空旷着

一个教士和他的影子

像一对老友,沉思着

走过沉睡的街石

 

,穿着黑色长袍

一直垂到脚跟

头戴宽边的黑毡帽

垂着雪白的胡须

脚穿短靴,手拄木棍

 

蔚蓝如洗的天空中

一朵白云缓缓飘过

阳光漂白的街道上

黑袍教士路遇了云影

他望着流云,挥手,微笑---

 

未改写前的原作---译者:胡小跃

     

温柔的空气无声静寂

正午的巴马一片安宁

我只遇到一个教士

在城里拖着他的身影

 

他的礼服兼做长袍

一直垂到他的脚跟

他戴着长边毡帽

穿着短裤,拄着粗棍

 

这教士独自在马路当中

边走边祈祷,一身黑衣

在柔情微笑的天空

印上触目的污痕

 

注释:因为太喜欢那句我怎能吹得灭这淡蓝色的眼睛, 像吹灭一支蜡烛?”,就按着自己的感受改写了.也许诗是极端个人化的东西,总是因人而异吧,也奉上原作的译文,以一例说明我所谓改写的含义.我想,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改写的与原作译文放置在一起吧.也许,对非商品类的东西,比较是多余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