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峻极峰游记  

2009-09-01 09:1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3日上午11点许,我与老友Panda到达峻极峰脚下。

阴霾的天空呈均匀的蓝灰色,没有景深,也消解了时辰的烙印,有几分神似白云溶解在天蓝里形成的液态。雾霭如面纱般笼罩峰巅,山腰处墨绿的丰腴与山石的骨感在薄雾的飘渺轻纱中交相辉映,眼前是明晰市井的风情画卷:一条用条石板铺就的不时以台阶缓升的婉转小街---一侧溪水潺潺,另一侧店铺排列,期间游人如织,神态各异。

前行不远处,迎面山石如层层摞起的书卷,有石横断如试剑遗迹,其前水铺如镜,一鹤发童颜的老者隔岸伫立---屏气凝神,似若有所思,疑是黄石公转世而憾张良之不可再遇矣?情不自禁地对那个剑侠云游平川而隐士栖息山林的年代,心向往之。

再往上行,见一巨石的几乎等距裂纹犹如一组横置的琴弦,急流自顶端奔泻而下,水石激荡,聚天籁于一偶,秋风徐徐含露,草木兀自枯荣,唯叹伯牙子期未曾聚首与此矣。

继续前行,路旁许多湿淋淋的巨石,酷似隆起的汗津津的肌肉,我夸张地伸出自己的胳膊与身旁的巨石比拼了下,引得Panda狂笑不已。Panda笑过后指着一块石头里的波形纹路说那是沉积时海浪的痕迹,我惊讶又兴奋,就再找了几个类似之处,拖着Panda来鉴定:这些大海印在石头里的 吻。

突然,我被撞入眼帘的高亢瀑布完全吸引住了,高耸壁立的山崖上的褶皱很奇特:下凹得像倒置的拱桥或者漫画里含笑的大嘴巴,崖顶的水柱冲离崖壁,在空中划出一条独立的弧线,琼浆碧玉,自天飞降,轰鸣震撼,水柱冲击出的巨大凹石,黝黑幽亮,宛如祭神的青铜大器,其近水烟袅袅,若遇阳光灿烂之时,定然彩虹造桥,粲然若幻,自紧贴崖下的小路经过时,仰望白练若游龙劲舞,碎玉珠圆,随意飘落,自酿一场秋雨清凉。

转过瀑布上行,来到一处窄可容身的狭长石缝,其上天悬一线,其侧石壁立如墙,一侧的凸凹与另一侧的凹凸一一对应着,纹路如经脉般丝丝扣合,饱含色彩的石壁仿佛是由赭黄,靛青,朱红等各种颜色的“面团”揉合而成的,其上水渍斑斓,纤草点染,仰望天青一线,若遇头顶的石缝被山巅的茂密树木遮蔽,则前上方的天空如一掌浮萍,游移若幻。“窄路”往往象征着专注与执着,“窄路”的尽头也许就是得以进入天堂的“窄门”。

走出这一段冗长的石缝,天空豁然开朗,山势也平缓了许多,四围石峰雄奇,绿意柔美。Panda是个极具童心诗情的家伙,一路上给我热心地讲解山石的各种褶皱及其成因,我常常听得似懂非懂的,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你学的可是中医专业,尽知花草昆虫,为何对石头也在行呢?”他有几分得意地笑着说:“我有兴趣,补修加自学啊”接着他指着路旁的一处平坦巨石说:“这是卧熊石”。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细看那块树林中的石坪,疑惑地问:“熊呢?,还是有什麽传说?”他回答:“传说一个酷暑的正午,一大熊走累了就躺在这里呼呼大睡,甚是凉爽,它一直睡到夕阳西下时才爬起来下山。”“那后来呢?”我追问。“后来那只熊就 就 唉就今天正陪你爬山啊哈哈 哈”他说着说着就狂笑成一只爆开的榴莲,我也大笑不已。

他边喘息边断断续续报出一串河南境内的好山,他一脸紧绷的专注,眼睛牢牢地盯着我,像一名热切拉我入伙去寻宝的大盗,我拍拍他通红的脸颊,说:“Panda,我没问题,问题在你那儿。就你这200斤的体重,哪儿也去不了。这样吧,你多多运动,等你能5小时上下这座山时,就给电话我,我们一道遍游这儿的好山好水,如何?而且还要沿此西向,游遍终南山的名山大川,直上太白主峰,如何?”。他目光一软,旋即又亮闪闪得盯着我说:“好,一言为定。”我们相视莞尔一笑,继续爬山。

我不时询问他路边花花草草的名字,他认得绝大多数,告诉我:生满小刺猬状果实的橡树;艳丽又热烈的太阳花;开着典雅紫花的木槿;节节挂满蜂巢般果实的芝麻---。一处的路边,绽放着一丛蓝色的牵牛花---娇艳妩媚,它们令我想起青藏高原的雪山草甸上那些绝美的蓝罂粟(学名绿绒蒿)---摇曳在烈日之下,摇曳在冰寒之上,也摇曳在白度母绿度母们的柔指之间,兀自柔情似水,兀自炽烈如火,极致的傲骨也极致的媚骨,貌似娇柔易摧,实则坚强如玉,面对着它,我总渴望把魂魄化为一阵清风,揉搓那摄魂之蓝,也渴望魂魄被那幽蓝的手掌揉碎成一叹。牵牛花啊!你是一个借喻?还是它的侍女?为何你在这儿等待我,等待我难以自己?!

渐渐地Panda体力不支,喘得像一架老爷车,我与他商量后决定:他沿原路下山去开车到山的另一侧接我,而我独自登顶俊极峰后也下到山的另一侧与他会合。

越往上走,游人越少,四周湿漉漉的,路上时常有蜗牛爬行,这些背着房屋漫游的旅行家们,缓慢而悠闲,我小心着不去打扰它们。蜘蛛网随处可见,一处网中居然还挂着一件浅褐色僧衣般的蜘蛛蜕皮,蜘蛛身上的垛状花纹极为精致华美,其色彩绿黑相间---绿若新芽黑如夜汁,其图案有几分阿拉伯装饰画的韵味,这里一雌一雄的蜘蛛无疑正陶醉在它们自己编织的情网里,但结局是:情郎会被它自己的新娘吃个干干净净,难道真的“爱情比死亡更神秘”吗?纤纤豆娘们,在草叶间追逐嬉戏,在野花的香榻上孟浪撩拨,恣情野合。几只纯黑的蝴蝶扑簌掠去,仿佛是追赶夜之邦的异乡客。刀客螳螂在树叶上入定般静止,莫非它已经皈依了佛门?树节虫是树枝小小的活雕塑。镶红边的枫叶是天然的景泰蓝------

不知不觉中,沿着林间蜿蜒的石板路走近了一座残破庙宇,门前开垦的园中种植着玉米南瓜白菜辣椒等各种作物,院内晾着衣物,人,神,鸡鸭混住一堂,令我惊讶不已。穿过庙宇上行,不一会就到达了俊极峰顶,这里大雾紧锁,四顾茫茫,脚下的石丛仿佛是这茫茫白色中的一座孤岛。

略略停留后,就沿着另一侧的条石路匆匆下山,下至“天梯”,处,被眼下的石阶震撼,这是石阶的瀑布:一望无尽的石阶,飞泻奔涌,直下谷底。两侧山峰如刃,浓妆墨绿,秋韵荡荡里那种熟透的母性充盈着整个山谷,我要宣告:我的秋天就是从眼前的这个山谷中诞生的。

下至山腰处,已是溪流依路了,我喜欢这种山水相依的韵味:山赋水以傲骨,水予山以灵气,正所谓山高水长啊。我放慢脚步,细嗅野花,静听水声潺潺,,轻触路遇的风之发辫,流连于溪流滩石与岸草,慢慢咀嚼着这番秋韵里刚柔相济的美妙------

下午5点,我在山下与Panda会合了。

注释:峻极峰是中岳嵩山主峰,海拔1491.3米。

            太白山是秦岭主峰,海拔3767米。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
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