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春雪中的北京植物园  

2010-03-22 16:5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4日,回暖的大地已是蕴火微微的炭盆,竟然大雪盈天,雪花热舞着热舞着,跳疯狂的拉丁,最后的拉丁---在这地热暗涌的春焰之上。面死而舞的雪啊,是你把盈天的痴狂塑成遍地的雪雕;是你用如膏的羊水滋育萌动的胎芽;在你的怀抱之中,今天,就是一个洁白柔软的童话。

从南门进入植物园,路两侧挺立着厚雪压服的松树:有的像披蓑衣的钓翁;有的像雪山的头颅;有的像大朵琼花怒放的花簇;几株高高的塔松满挂着覆雪弯垂的枝梢,仿佛雪的钟乳,塑一幕飞瀑;几株靠近的松树树干形如巨柱,其上覆雪密如穹顶,穹顶上敞开着一处天窗,飘雪如幻,恍似飘渺虚幻的启示,身处其下,恍若置身于大教堂里;被雪压弯的竹林,宛如簇簇沉甸甸的巨大谷穗,沿路的几株竟然弯成拱门,迎候着爱竹爱雪的人;迎春的繁藤似乎被累累的白花埋没了,唯余刺向天空的数条裸枝,如同没有隐藏好的尾巴;唯有柳树上没有落雪,疏疏的鹅黄淡淡的妩媚,仿佛赏雪的淑女;湖面像顽童的嘴巴,吞吃着落下的雪花;几只白鹅悠悠然浮于水面,难道它们也是从天上落下?抓一把雪握紧,竟然一手湿湿的水迹,春雪怕只有一汪春水的魂魄吧;堆起一个雪人,以松叶为发以松果为眸以松枝做翘翘的嘴巴,牵着它的手,一起去找寻童话---

走进樱桃沟里的栈道,只见树枝与灌木上的落雪宽过枝条数倍,落雪沿枝的微微下溢令枝条显得更加纤细,密织的白雪竟然使得目光无法透视数步之遥,感觉身外是花的繁密,细品,这盈天塞地的雪的繁茂又远胜于任何春花夏叶;高大水杉树枝上的落雪似乎相互贯通着,构成了一副气势吞天的雪雕,而水杉反而像是未及时拆除的脚手架了;沟中的溪流像一条黑色油亮的发辫,蜿蜒灵秀,令人心摇神荡遐思连连;四周是柔软洁白的静谧,风轻有无之间,大团大团的雪花精灵般自空而降,莫非这里是一个童话的后花园?不时有被雪压弯的树枝横过路面---像一只伸出的手臂,握紧它用力地上下摇震,雪泻若崩,放手,枝去如矢;行至樱桃沟的尽头,见延绵无尽的玉树琼花环抱着一清幽小潭,风隐无痕,雪垂如帘,水底卧石悠然,水边厚覆白雪的众石湿痕斑斑,姿态万千,一派刚柔并济的淡定,大有500罗汉的风范;覆雪的元宝石像一位身披白色袈裟的佛陀,和衣闭目而卧,鸟栖,雪落,忽然感觉好想好想走过去坐在众石之间,与它们一起享受覆雪的安宁与幸福---

在大雪铺就的无边软榻上,尽兴梦游吧,前方的拐角处也许就是另一个童话的入口---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