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楼兰与梦  

2010-08-25 16:4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烁金,阳光如火

在沙丘金字塔连绵无尽的迷宫里

楼兰是一个被埋葬的传奇

月色泛银,月色如水

在塔克拉玛干波涛汹涌的沙海里

楼兰是一艘久远的沉船

风,紧贴着沙面嘶嘶低鸣

宛如响尾蛇拖曳着的一排耕犁

沙暴,一群飞翔的黑衣女巫

守卫着死亡之匣里的全部秘密

曾经,孔雀河是一只美丽的孔雀

在这里打开了它的三角洲屏风

湖泊满缀,罗布泊是最美的一个

曾经,杅泥城是一座璀璨的花园

镶嵌在丝绸之路上,混血

不仅仅造就一笑倾城的楼兰美女

混血的语言,宗教与艺术也同样美妙

吐火罗语,汉语还有梵语

三眼神,狄奥尼索斯还有佛祖

希腊罗马式,汉式还有犍陀罗式

都是这座花园里的花花草草

曾经,沙伽牟韦与善爱这对情侣

证明了爱情能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那晚,我偎在床灯下入迷地读赫定

捧着一本《游移的湖》坠入梦乡

梦中的我是一位来自长安的书生

追随着张骞来到这座且末城

在河边我迷上了一位当垆的姑娘

她有一双水月般的大眼睛

她的笑容是双翼飞扬的云霞

她有水做的肉体与火焰的灵魂

她喜欢微醉着临水弹箜篌

我抛弃了所有的使命,留下

帮她沽酒端盏,伴她浅吟低唱

闲时就一边呆望着她慢慢地品酒

一边傻傻地给她写情诗

然后把情诗窖藏在大地的深处

突然有一天,嘈杂的马蹄声

击碎了深夜的寂静,城破

我拉着她的手逃往大漠

太阳是无法摆脱的杀手

迷路,水尽,在最后的拥抱中

我俩变成了一株婆娑的沙枣树

------一株窃窃私语的沙枣树

梦醒,东方泛白,墨香犹在

通往梦境的小门还虚掩着微微摇曳------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