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塔可夫斯基『乡愁』的观后感  

2011-12-28 00: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1986年12月28日晚上,塔可夫斯基因肺癌在巴黎去世,在他的葬礼上,巴赫的乐曲被一首接一首地演奏,延绵不绝。
谨以此文纪念“诗人,修士和导演”塔可夫斯基。
开片仿佛是一幅获得了生命的名画:从近景的一棵古意的(香柏)树下,四位仿佛是圣经故事里的人物走向远处子宫般的湖泊一一一个生在大地肌体里的源头。雾缕漂浮的静谧迷茫中,从湖泊近岸处延伸开的两扇树林双臂般向这组人物伸开,仿佛是一个迎候归乡游子的母亲的拥抱,靠近湖泊处隐隐约约地站立着一匹白马,神秘而唯美,是雾霭的果核?还是“雾霭中原野的真情”?!
怀着渴望,坐车穿越了大半个意大利,俄罗斯诗人安德烈终于来到了那所他要寻访的教堂门前,但他拒绝走进去欣赏梦寐以求的皮埃罗一德拉一弗朗西斯卡的名画『分娩圣母』,母亲的子宫也是一座伊甸园,被分娩的生命是一次永远的流放!生命具有“一份与生俱来的乡愁”。
安德烈拒绝阅读陪同他的意大利美女翻译欧仁妮亚推荐的俄罗斯诗集的译本,他无法从那儿感受俄罗斯语言那块“粗陋的黏土地”的质感与气息!,做为异乡人,他无法承受再一次被流放到语言的异乡。
安德烈拒绝了欧仁妮亚的求爱,欧仁妮亚之于他,犹如神女卡吕普索之于奥德修斯,故土俄罗斯就是他的伊塔卡。在乡愁重扼下的他,害怕这异乡的欢爱与美好会溶解他返乡的意志,使他永远无法回归“祖先的土地”,无法回归那曾经捏塑他的泥土。他以拒绝的姿态面对意大利。
安德烈追寻着要纂写的已故俄罗斯音乐家帕维尔一索斯诺夫斯基的足迹来到这座小镇,他在一位精神前辈的故事里品味着自己的乡愁,而这位前辈音乐家的经历就是一面立在时间里的镜子,剖示着他在意大利的痛苦,音乐家感觉到站在意大利的自己:“我也是其中一座雕塑,我可以感觉寒气从大理石基座上升,秋天的落叶掉在我举起的手臂上,而我仍然站立着,一一,我会死的!如果我不能回到俄罗斯”;也预示着他返回故土的死亡命运。而乡愁成为一种疯狂的苦恋,即使死亡也无力阻止!
安德烈去拜访疯子多美尼克,他懂得多美尼克将他自己的家人禁闭七年的动机:在多美尼克看来,神的国才是人真正的精神故乡,多美尼克自己主动拒绝尘世的诱惑而求索返归天国的路,他偏执地强迫自己的家人也这么做,应该是出自疯狂的关爱。这,是另一种乡愁。
“神的语言是疯癫”,“疯子是先知”,疯狂是一种从生命意志的深处奔涌而出的激情岩浆,这种壮美总是要吞食尘世低矮的森林与花花草草,多美尼克不仅仅懂得这个被乡愁困扰的异乡人,而且也是他的灵魂导师,多美尼克指出了他返乡的真正道路:点燃一支蜡烛守护着它涉水穿过温泉池,抵达真正的精神故土,这才是一个艺术追求者的心路历程。心灵做为一种“有机的精神实体”,“它本身就是一种土壤”。但,此时的他还没有完全地领悟这一点。
安德烈与多美尼克在四处漏雨又宽敞无物的破房子里的谈话场景真美!来自上天的雨滴落在漏屋里多美尼克有意摆放的瓶瓶罐罐上面,叮当有致的雨声仿佛是源自一个神奇交响乐团的演奏,而他俩充满哲学与诗意的形而上的对话是关于生命的咏叹!
安德烈涉水进入一处墙体上刻有十字架的废弃教堂,他觉得这儿像俄罗斯,他在这儿邂逅了一个天使般的小女孩。童年是永远无法返回的另一个故乡!孩子也是一个启示:“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进不了天国”。而这是他进一步理解先知多美尼克的铺垫。
多美尼克的布道与殉道很感人!他站在高大的青铜马雕塑的马背上,下面星散着雕塑群一样的冷漠观众,当然没有听众更没有信众,一派疯人院景象,这也是现代都市的一个缩影,“疯子是病人”,疯人们都在观看另一位“疯子”先知的现场表演,“(人们)头脑里布满了污水管,装满墙壁,跑道,福利文书,必须让昆虫的鸣声进入,要开始用伟大的梦想,充实我们的眼睛和耳朵,必须有人大声疾呼:要建造金字塔,能不能付诸实践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要点燃这个希望!伸展灵魂的角落,像把一张无边的地毯向四面八方拉伸一一”。布道完毕后,在贝多芬激昂的交响乐的伴奏下,他把自己浇上汽油,点燃!燃烧!熄灭!成为一支妄想照亮尘世的孤独的蜡烛!这,也是他返归精神故乡的告别仪式!假如基督再世,恐怕也只能成为这样一名孤独而执着的多美尼克了!
而与此同时,安德烈推迟了返回俄罗斯的行程,他雇车赶往温泉,温泉池里的水已经少至见底,他踩着池底的泥水,点燃蜡烛,开始兑现自己对多美尼克的承诺,第一次,没走几步,风吹灭了蜡烛,他返身回到池边,若有所思,又一次点燃蜡烛,再来,他专注了一些,走得也远了许多,但蜡烛还是被风吹灭了,他又返身往回走,一脸沉思,第三次,他在池边点燃蜡烛,非常专注地守护着柔弱的火焰,一步步走过温泉池,终于他把燃烧的蜡烛放到了水池的对边上,就在此时,他摔倒了,似乎摔得不轻,此时,神的烛光照亮了他的内心,他懂得了乡愁的精神含义,一副象征性的图景呈现在他的心中:他深深思念的家一一一幢简朴的房子一一位于中央,他半匍伏着,手臂支撑起上身,有点狮身人面像的味道,身前是一面镜子般的水洼,这一切被高大雄伟的教堂墙体包围着,墙体的顶端是完全敞开的天空一一那“神的脸庞”一一宁静安详,遽然的大雪蜂涌飘落,真美!乡愁成为一种纯粹的精神夙愿!“对现象根源的皈依”最终是对神的国的皈依!是对真理的皈依!对美对皈依!所有艺术家都是精神意义上的犹太人,他们在尘世“没有家,也没有坟墓”。永远地“生活在别处”!他们注定在尘世漂泊一生一世,即使在自己的故土上,他们依然是精神上的异乡人。“一切诗和艺术,都是乡愁的一种形式”!“艺术是一种祈祷”!艺术就是创造!像上帝创世那样,像圣母孕育那样,是创造本身,创造了生命的意义!
注释:
1)塔可夫斯基认为:“能够真正把这种礼物(对上帝的爱)献给上帝的只有巴赫一人。
上帝也是真理的指称。美的指称。
2)开片的类似场景在影片里又出现了一次,这一次有人物面部的镜头,似乎她们是安德烈的母亲妻子和女儿。这一次镜头里出现了天空。只是我偏执地认为那棵树应该是香柏树,假如不是的话,我想建议塔可夫斯基把它改成香柏树。这场景令我联想起保罗一策兰的一首诗。
在埃及---保罗-策兰
你要对那异乡女子的眼睛说:化为秋水
你要在异乡女子的眼睛里,寻找亲人
你要把她们从水中唤醒:路得!拿俄米!米利暗!
睡在异乡女子身旁的你,要好好打扮她们
你要用异乡女子的头饰来打扮她们
你要对路得,米利暗和拿俄米说:
瞧,她是我的新娘
你要把身边的异乡女子打扮得最漂亮
你要用路得,米利暗和拿俄米的痛苦给她梳妆
你要对异乡女子说:
喏,她们是我的姐妹
3)『哥林多前书』:对于迷失的人来说,神的语言是疯癫;对于我们这些正在被拯救的人来说,那却是主的威力。正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者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颖。”但是,智者在哪里?世上的辩士又在哪里?主岂不是让这世上的智慧变成了疯癫吗?既然世人并未凭着自己的智慧在主的智慧里认识主,所以借助他传授的疯癫,主把那些信他的人的拯救视为善举。
4)我至今也没有理解『乡愁』里的一些细节,比如:为何总是出现一只狗?为何最后的温泉池里没有水?
5)“美拯救世界”一一陀思妥耶夫斯基
6)这篇文字是我自己徒步『乡愁』这座大山的一篇游记,我希望大家读过之后就忘掉它们,而直接去这座大山脚下开始自己的徒步。我相信塔可夫斯基就隐居在他自己创造的群山里,是一位山泽神灵,也许,有那么一天,你会在这大山里的风雨里邂逅他。
7)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而且是深奥与高贵的那部分。这是荷尔德林的发现。昂格尔说:“我们无法成为神,但我们可以变得更具神性”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