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小五台记(东台北台连穿)   

2011-07-30 11:5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4:40分,我出发了,幽兰的天空被黝黑的山体剪裁成一面旗帜,其上钩月与金星的徽标闪亮,举起手臂,擎着这面旗帜,走进东沟
清爽的晨风,秀发般厮磨耳畔,风声轻软呢喃,溪流哑暗,似乎有一种金属的质感,水声硬重空濛,夏日草木含露的氤氲,润肺沁心。一路拨草循径,一路踏石涉溪,渐入静谧深处
叶子上柔薄的微亮,潮冷无芒,象淡淡沉淀的星月之盐,叶下枝杈间的幽暗,深深浅浅地交织纠缠,盘根错节,偶有灰色小蝶,暗隐明现,仿佛飘忽在梦与醒之间。
经过一处舌状叶片的灌木丛,繁叶掩小径,叶上晨露莹莹,收臂挺身,抬头瞄目,缓步徐行,受千舌之吻,香涎满颊,甘露沾衣,鞋底留痕,顿感神清气爽。沾满晨露的野菊花,温柔润泽,象一只只小动物的眼睛,惹人爱怜。在一段阶梯状落差的溪流处,一串串白色浪花勃勃怒放,繁茂喧闹更胜野花。
路遇一块部分裸露的巨石一想像其陷于泥土里的部分会更加巨大,它仿佛是四周枝繁叶茂的植被养育的巨大根茎。路遇一悬于半空的小蜘蛛,无论如何细看都找不到半点蛛丝,它:褐色,体若憨豆,长腿纤足,翕动如睫,仿佛是清晨的眼睛。
路边峭壁上的小树,魔法师般摆弄着姿势:面壁成为贴入壁里的佛陀;横身成为一支别样的风笛;倒悬着 成为飞鸟的驿站。
穿行在树林里,偶尔与拦住去路的小树擦身而过,回首凝视中,小树的枝叶颤动着回归寂静,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曾经与她擦肩而过时的内心感触。几只飘忽的豆娘,仿佛是飞行的探针,守候这一方纯净的静谧。
在这深谷之中,绿色熔化泥土,绿色熔化枝杈,绿色熔化山石,绿色熔化天空,绿色就是这夏天的血液,流进了我的心房,也 熔化了我。
沿着东沟经过近四小时的攀升,终于走出树林,进入2200米营地,这里竟然人声鼎沸,象一个小小的集市,一问才知道许多人是坐车至1900米处,然后背上帐篷来扎营的。虽然多出了不少垃圾,但那开阔的野花盛放的高山草甸以它不染纤尘的纯真立刻陶醉了所有的人,在孩子般的野花丛中,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孩子。
天空阴晴不定,总是,太阳象一粒硕大的珍珠被含弄在乌云的贝壳里。总是邂逅一种呈放射状的紫色小花,贴地,中央形色厚重,越向边缘,越窄瘦浅淡,边缘处已是略略曲卷的晶亮细须,它,是一声短促的尖叫!总是邂逅一种鲜黄的花串,形态柔和,塔状的花序自下而上变小变浅,终成半开未开的花蕾,它,是一句甜甜的密语。
沿着左侧直趋东台顶的陡坡急升,麻木象涨潮的水从脚底沿着双腿涌升,走累了就站一站,静听自己的心跳与喘息,等待潮落,四周的雾气瞬息万变,像是有形的风,当一团浓雾象一张巨大的湿毛巾抹过身体,顿感清爽,往往,雾气还在冲锋衣上播下苔藓般的湿露。
走在通往东台的山脊上,疾云拂面擦肩,站定,想像自己是一只衔云之鹤,想像脚下铺展无尽的金莲花,都是释迦刚刚走过的脚印,陶醉!
10:20分登顶东台,站在东台之巅一这大地擎起的一小片立锥之地,抖落所有的尘土与俗念,伸手触天一让这无穷无尽的辽阔与静谧溶化自己。我渴望,灵魂是被天空漂染成蔚蓝而高绝的风;我渴望,心脏是从天空中结晶出来的一颗蓝宝石,我渴望,肉体是一座蓝血的湖,岸边长满了天蓝色的野菊花。
站在东台之巅,环顾群山苍翠,延绵起伏,这是夏季的绿色火焰,今天,灵魂之鸟正浴火重生;这是夏季的绿色波涛,今天,肉体之舟正渡海修行。
回望来时的山脊,从山体的凹处向东沟峡谷内涌进大股大股的云雾,云雾象一只只巨大的乌贼,繁殖着伸展着变幻着触须,有时,触须象一组舞蹈的精灵,舞着舞着就隐形在天空里,无影无踪;有时,触须象一位魔法师的千手万臂,弯曲延伸到无穷无尽,有时,触须象一团只有风才解得开的线团,大乌贼吞吐伸缩,极其灵活生动,它吞纳山头唯余无奈而僵死的山脊的场景,尤为壮观,仿佛是大乌贼与巨鲸在深海的王座之战。
虽然上演乌贼大戏的东沟一派阴霾,而北台方向却阳光明媚,稀稀疏疏地飘雨了,11点,起身,走向连接东台与北台的山脊。
这是一段过山车般的小路:急升陡降,盘旋扭转,太阳雨濡湿的路面有几分酥软,但遇到陡峭处则滑腻危险,路的下方往往是长长的张满金莲花的陡坡,宛如一张华美的花毯,诱惑着滑坠到死亡新娘的洞房,令过者惊心。走着走着,天阴了,雨大了,草木都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而我却汗水全无。空寂辽远的瑟瑟雨声,白蚁般把呼吸声心跳声脚步声吞噬得干干净净,山野暗了,冷风沁肤,仿佛是秋雨中的黄昏。风雨中的金莲花妩媚艳丽,个个都是美人,嫉妒乌云一今天的苏丹王,以一场夏雨,一时幸尽遍山花。
1:30分到达北台,站在雨中吃了点干粮就继续赶路,下山的路泥泞湿滑,风雨潇潇,晦暗的寂静象笼罩的巨钟,心下有几分涩涩的不安。
经过2个多小时的坚苦跋涉,终于穿过2200米营地走进树林,下雨的林中有别样的静谧,巨大的森林时漏把时间切碎成叶尖的点点滴滴,任你细细品味:雨滴是在叶片的弹床上嬉戏的孩童;雨滴是从叶片的跳台上跃下的精灵;雨滴是在叶片之舌上求生的甲虫;雨滴是被森林之磨盘脱粒的天粮。
林中路陡斜湿滑,象一部曲曲折折的滑梯,于是尝试着脱离小路直接穿行林间,手把着身旁的树干与枝杈,仿佛是扶着一群儿时的伙伴,林中有很多桦树,不时有翻卷的树皮象几页古卷般缠在树干上,细看其上印刻着一行行短细的横杠,似乎是一部有着自己的书写规律与拼读韵脚的天书。林中偶遇了几株紫铜柱子般的桦树树干,从树下仰望,只见紫铜的伞杆伞架之上,绿叶繁茂如盖,甚是奇妙。
脚下覆盖着厚厚腐叶的泥土松软如塌,走着扶着,即便小心,也总被摔得七倒八歪,摔倒时那种与雨水、泥土和腐叶亲密亲狎的感受真棒,有一次,摔了个大跟头,还四脚朝天地下滑了一程,就这么伸展手脚惬意地躺着,四周是围拢的高耸桦树,天空是一口幽深的井,雨滴骑着风的扫把四下骏巡,泥水一掺合了发酵了的腐叶气息,散发着老酒的魅力,近身处几朵盛开的蓝色野菊花,宛如下凡的星子,傲然摇曳于风雨之中。就这么一直躺着,感觉自己正在与土地连成一体,感觉身体上也张满了独立又骄傲的野菊花,感觉,心满意足!
身下袭上来的冰凉提醒我爬起来继续下山,终于听到溪流的声音了,富有张力的哗哗声中充满着兴奋兴旺的膨胀与喜悦。又见溪水,溪水似乎长了力气,渲渲下泄,雨打水面萌生的圆形水波浮萍般荡漾着
6:40分,终于走出北沟,回望群山,已在浓雾紧锁中似真似幻,仿佛,刚刚走出一场山和雨的大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8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