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嗨!你好 南台!  

2011-10-10 00:1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日凌晨4点,打点好行装,半躺进一辆雇来的拖拉机车斗里,从小五台山脚下的赤崖堡出发,沿着与东沟紧邻的一条沟,赶往海拔1900米的半山腰。瑟瑟的寒冷里,裹着一条半求半抢来的厚面被,靠着自己的背包,欣赏璀璨星空:繁星宛如永不凋谢的烟花,绽放在夜空,而此时耳畔拖拉机突突突的爆鸣声竟是绝妙的配音,竟也 悦耳动听。在拖拉机前灯散射的微光里,两侧的树木仿佛是一团团轻柔灰白的幻影,或丰腴婀娜,或骨感纤细,千姿百媚,风情款款,她们猝然而现,皎皎静好,随后又缓缓地如烟似云地溶尽在夜色里,仿佛,是聊斋里现身的情狐痴狸。间或有微光淡染的巨石,仿佛都是些失去重量的软壳,或如屏如塌如笠如衣,或在似是而非里象一群卡通动物。
5点30分,从拖拉机车斗里爬下来,开始徒步。兑进了少许曙光的夜色病恹恹的,寒气森森,感觉四肢僵硬麻木,身体仿佛是大脑用神经提调的木偶。慢慢地挪步,渐渐地,身体仿佛是被揉搓开的面团,微微汗萌,气通血畅,恍惚感觉里溢出了面饼的麦香。爬了一程谷底迎面的陡坡,天色也渐渐澄明了,站住喘气,回身遥望谷口,见天际朝晖浅漾,若婴儿之粉嫩肌肤,夹谷对峙的高耸陡峭山坡上,层林尽染,秋色汪洋,宛如奔泻而下的浩瀚瀑布,撞目惊心。稍停即冷,匆匆上行,眼前的树木大都繁华落尽,唯余光洁的枝干从容傲立,风骨卓然。升至垭口,寒风砰然齐发,如万箭透肤,裸露处如被麻醉一般,木然无觉。侧身以背御风,取水啜饮,水中冰针繁密,蛰舌卡喉,之后冰凉自喉头倾泻而下,直抵脚跟。随后走进一条山体背阴面横切的小路,寒风啸啸,枯草凄凄,脚下冻土如坚石,体内残热若星碳,好一阵子,才熬出这阴窟,走进到阳光里,阳光如一贴膏药,贴在麻木之处,很舒服,阳光如一袭长袍,裹住身体,很惬意。
8点30分,抵达东台顶。头上天空湛蓝,万里无云,脚下的千谷万壑,尽没在金黄橙黄明黄火红赭红墨绿揉搓激荡的汪洋之中,目光所及之处的高海拔山峦上,都是枯草艾艾,一派冬景,它们构成了一组冬之群岛,屹立在秋色的大海中。
略略小憩了一下后,就沿着往三岔口方向的山脊匆匆赶路了,山路上人迹稀少,枯草枯花神形俱茂,它们只像是换了件褐色的冬衣而已。朗朗秋风过处,纤纤细茎,弯弯小穗,宛如跳舞的音符,沙沙低吟着,把欢乐传染给每一寸草地。路上邂逅了一大片金黄的树林,宛如金黄的珊瑚丛,穿行其间,配上头顶深邃的湛蓝,恍惚有几分浅海海底的韵味儿。山路的两侧都是秋色浓郁的深谷大壑,它们像一坛坛美酒,望之即醉!
10点,抵达三岔口,10点半抵达中台,中台呈庞大的圆锥体状,其上枯草密铺,阳光烁金。登临黄金台,四望群山拥簇,宛如中央,仰望湛蓝流溢,宛若海子。秋风飘衣诀,天蓝涤人心,此时此刻,以身为鼎,心祭岁月,宜 问天!
11点,自中台出发,沿山脊赶往南台,一路无遇行者,浮尘掩行迹,恍若空山,唯秋阳秋风秋色恣意地涂鸦掺拌纠缠。行至途半的垭口处,秋风呼啸如决堤之清水,风中似有秋阳发酵的暖意,混杂着粗朴的草木泥土的味道,劲风中枯草低伏,弯曲不折。久立于风口,风透衣衫,冲荡肌肤,感觉自己是迎抵激流的赤裸石头,体味着大风的豪情!一一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与激情!那种吞天陷地的无畏与疯狂!自垭口底部爬升,半途心慌脚软,顺势躺倒在草甸上小憩,看见对面魁梧的山峦头戴一顶云帽一一那种女式的软便帽,山肩上披散着数条石溪奔泻的发辫,下边配一条秋色蜡染的裙裾,煞是滑稽可笑。
1点,南台已近在眼前:从脚下延伸开去,这一片缓缓上升的黄金草毯的尽头一一那突进浩瀚蔚蓝里的黄金船埠,就是我想念的南台!慢慢走,享受蔚蓝,享受阳光,享受山风,享受脚下的枯草与枯草下被阳光烤化的软泥。1点30分,到达南台,迎面的山壁陡峭绵长,宛若一幅展开的秋韵长卷,其上灼灼喷染的黄色激情,传承着梵高的基因,这是秋天最后的梦乡,这是秋天最后的疯狂,这是我的尤利西斯之旅的终点与起点,这是,我精神的故乡!躺在南台的草毯上,面对太阳,慢慢地,享受与南台亲密接触的美妙时光,阳光微微的碳火与山风涓涓的清凉交融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又瞬息万变着,细嗅,泥土与枯草的味道里也充满了这水与火的缠绵。竟然,睡着了一会儿,醒来已是2点20分,坐起来,眼前是雄浑下倾的浩浩草甸,秋风荡荡,纤纤金黄摇曳,宛若雄狮的体毛,我知道,其下山脚处是两个柱状的山凸,恰似狮腿,这不正是一个庞大的狮身吗?!突然,我心生一念,立刻爬在草甸上,把身体隐入草中,伸直头,让头与它之下的庞大狮身结合在一起,扮一回司芬克斯,哈哈哈,这是我意外的幸福!如今,登山的驴子们不少都使用一支或两支手杖,司芬克斯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有点不那么确定了,但,人求索自我的使命却今古恒一。胡思乱想着,起身,下山,没走几步,又站住,转身凝望南台,是啊,“在登上一座大山之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山要去攀登”,这是指登山,也是指人生。
下山很畅快,有时得像岩羊一样陡降,刺激过瘾。5点30分到达隧道口,登上来接我的汽车,在暮色合拢之前,汽车驶出了大山。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