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西山春雪(3/18)   

2012-03-20 08:2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懒觉醒来,拉开窗帘,窗外竟然白雪莹莹,兴奋地冲出房间,阳光明丽,净洗过的道路上总有雪水的痕迹,被道路切割成碎块的雪景很是苍白拘谨,一派颓态。于是就驱车至西山脚下的太舟坞,登山赏雪。
抬头,爽利的太阳仿佛是一位快乐的小牧童,放牧着几团游荡变幻的乌云,覆雪的西山仿佛是丰收的棉田,白脂连天,眸子里满满的,心,也满满的。
脚下雪水涟涟,软泥与碎石间杂,不时有雪化的一缕水烟细塑风脊,清爽湿润的空气,泛着阳光的灼灼火焰,仿佛是雪与阳光发酵的香槟。
阴面雪势盛大,覆雪的树木宛如一群展示貂皮羊皮白狐皮服饰的模特,松柏丰腴,枫桦骨感,椿树是一位头戴白羽毛冠饰的酋长,灌木丛是一群活泼的草原小姐妹,真是千姿百态。
一处陡峭阴坡上,层层叠叠的雪穗沉甸甸地在微风中摇曳,恍若秋梦!
另一处雪重枝瘦,宛如一组雪雕,形态似是而非,神态憨讷。其中一个很像开屏的白孔雀:斜刺着朝外的尾巴张扬着栩栩如生,冲里的头颈半掩在雪枝间。
一片被雪压得横枝斜垂的塔松,宛如是一个白色的塔林,隐隐地含漾着几分遥远的神秘。
阳面雪势衰微,巢于枝杈间的残雪,有的宛如一只只品色各异的白鸟,忽然间雪落枝颤,疑是鸟儿振翅而逝;有的仿佛是新发的芽蕾,戏扮春色。一棵半沐阳光的油松,一半青丝勃勃,一半白发皑皑,叹,转瞬似水年华去无踪,青春易老。
越往山上走,雪势越盛,穿进路旁的小道,走进林间,更能感受到生机盎然的雪情诗意。这儿,时而阳光的微火灼灼,时而阳光的瀑布泻泻,时而阳光的金丝银线编织了蛛网。雪的琼楼玉宇,在微火隐隐的灼痛里,慢慢地一小块一小块地分崩离析,坠落成一小团齑粉,泪水,愁雾与叹息;雪的琼枝玉叶,在阳光的激流里熠熠生辉,仿佛是童话深处的一处秘境。风过的痉挛里,雪昙花飘零,落地化泥,窸窣一空,萧瑟满林!脚下被雪水溶胀的泥土,有发面饼一样的质感,想像着,树根从冬眠里醒来,在这松软湿润的床榻被褥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想像着,种子们从襁褓里探出头来,贪婪地吸吮雪水的奶汁,过不了多久,这林间就会充满了绿芽们的蹒跚与喧闹。偶尔有几只小麻雀,精灵般在软枝上蹦蹦跳跳,急速地摆上一串串酷酷的造型,然后倏然飞掠而去,那种在繁密枝条间自如飞行的特技令人望而惊叹。
历时2小时,登顶瞭望塔,向南俯望香山,见它的阳面已是收获过的棉田,褐色凝重,浅雾淡抹,碎絮点点,隐约中可见一亭展翅凫于碧空。
沿山路往东北方向走,背阴处雪深没过脚裸,向阳处总有半透明的酥软雪泥,落脚四溅,软玉喷散。渐渐地,鞋袜浸湿了,雪水揉搓着双脚,冷意濡染肌肤,而并没有冰寒蚀骨,因为春天的缘故吧。路的斜坡上总有涓涓的雪水漫下,细细的下凸波纹一个推着一个,像一群欢笑的孩子,排成一列从滑梯上滑下来,煞是可爱。偶尔有一二只乌鸢倏然惊起,风筝般浮于碧空,目光在它们的牵曳下飘升着,时而绷紧时而放松,心,感受着天空的朗朗辽阔。走了约40分钟,山路依然杳无尽头,返。
沿着一条山谷直趋香山脚下的碧云寺,一路雪迹渐渐稀薄,至寺前已近于无。阳光细密,树影横斜,伫立在习习清风里,静听梵音,喃喃里似乎也有雪水濡染过的滋润。
春雪是一首沁润人心的抒情诗!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