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在初夏的夜雨中踢球   

2012-06-01 00:0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夏,日暮,闷热。灰黄的天仿佛腻满油烟,足球场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初始,偶尔会被一团雨滴猝然点拍一下,温软滑腻,像是游戏时儿童的手指。续而清凉的雨滴倾巢而出,繁密急促,把闷热咬成蜂窝状的败絮残缕,踢球的人们像受惊的羊群般簌然散去,唯有一群痴迷者聚在一起不管不顾地沐雨踢球。球场射灯的倾斜光柱支撑着一座光的颓败建筑,11个人,6对5。雨中即兴的味道,是老爵士的味道。
在雨中,足球是一尾泥鳅,总是能意外地从人网里溜出去,总是,意外地撞进球门。踢球,成为了一场拉伯雷风格的舞台剧,而影子成为魔幻的道具,它可以是:一块脚垫,一袭披肩,一扇翅膀,一堵绊脚的矮墙,一个秘密的通道,也许它们会像乌贼一样游走?也许它们是会把你摔倒的力士?也许,它们会站起来成为一群嚷嚷着要求加入的球友!
哗啦啦的雨声分泌着丰裕的深邃的寂静,有着森林里风用树叶与露水揉制的韵味儿。在这种漾漾的静谧中,有几许轻柔的漂浮感。不时从口巢里惊飞的笑声,鸟儿般衔着雨滴四散而去。
雷声是一种掌声吗?是谁,挤在天上观看这场滑稽搞笑又欢喜轻松的即兴表演?他们是耕耘云朵的农夫?还是锻造星月的锻工?还是,太阳作坊里收了工的铁匠?他们会一边喝着自酿的村醪一边爆粗口讲黄段子一边为我们这场比赛下注吗?
湿透的各色球衣紧贴在身体上,成为一种奇特的纹身,我们是狂欢的非洲部落?是跳战斗舞的毛利人?我干脆掀掉球衣,随手摔到一旁,一边沐着天浴,一边围堵着那尾泥鳅。
汗滴是拱出皮肤的嫩芽,雨滴是游戏中儿童稚气的手指,把幼芽连根拔起,吹着弹着一路欢天喜地而去。
有人提议光脚踢球,大家立刻响应,仿佛是从鸟笼子里放出来的一群鸽子,脚丫子们欢快地追啄着那只足球,似乎身体的其余部分成了多余的累赘。
经常有人摔倒,像是一种很酷的即兴噱头。我在场的边缘处摔倒了,翻身四仰八叉地躺着,闭着眼睛,任雨滴在皮肤上轻咬,感觉雨水胀进脉管,感觉雨水在心河里掀起浪头,感觉,雨声拂过内心的原始森林!睁开眼睛,从这种角度观察雨滴从天到地的大迁徙,感觉如此新奇,这是,一场初遇?
我爬起来,在恍若初识的雨中,踏着部落舞蹈的韵律踢球,心池里开满了雨花。
夜迟迟,雨簌簌。踢累了,大伙儿尽兴而归。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