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派镇   

2012-08-17 09:5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4日一早从拉萨出发,乘班车前往八一,一路上路随山转,水偎路喧,山环水绕之间,司机把车开出了几分过山车的味道。一路上山的绿色渐次由浅淡而浓郁,山峦就像依次出场的模特队列,从身着夏纱渐次到身披羽氅。历时7个多小时,终于在下午5点半到达了八一。
雇了一辆藏族师傅开的车子,继续赶往派镇。车子沿着尼洋河一路蜿蜒前行,疏雨飘零,河水汤汤,河对面的青山清新墨绿,仿佛刚刚沐浴完毕,有时,山巅戴着云做的浴帽,有时,山腰围着云做的浴巾,竟有一座山,把云作的浴袍从头裹到脚。
黄昏渐渐凝重起来了,尼洋河恍然一池铅水,右侧的苯日神山仿佛是一幅蚀刻画,挂在肃穆的天空上。
车子转过通往林芝机场的路口,驶入两侧树木拱立的双车道公路,天完全黑下来了,不时有一头牛一匹马几只羊几头猪或卧或立地突显在前车灯的扇形光亮里,一副自在闲闲的样子,若是在这把奇妙的扇子的留白处再题上一首首配图小诗该是多美啊。
动物们并不躲避车辆,而是车子要小心地躲开它们。晚上9点出头,车子驶进派镇,光影交错里,楼宇厚拙密集,有着强烈的暴发户的气息。
找了一家还亮着灯的川菜馆,坐下来刚叫了饭菜,店老板就凑上来以说书人的语调絮叨着近期这儿发生的几起雪崩与泥石流事故,说是已造成了10来人的死亡与失踪,他看我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就让我看贴在门上的当地派出所的告示,告示上明确警示这段时间内不要再从此出发徒步去墨脱。我看后大为震惊!为逝者哀伤,生命陨落于寻梦之途,凄美!愿逝者的梦与蒲公英的种子一起在来年春天里发芽抽枝,骄傲地绽放在蓝天之下;也为自己不远万里而来却无法实施徒步墨脱的心愿而失望,就像一位情郎攒足了嫁妆千里迢迢去找自己心仪的姑娘,却发现她已经嫁人。
失望之余,又对这张语焉不详的告示充满愤懑:文中没有一个字提及这一连串的死亡事故,倒像是气象台出示的恶劣气候的警告,对死亡的漠视就是对生命的漠视。对于派镇,徒步墨脱已是一桩生意吧,凡是有损于这块金字招牌的事情都被尽量地掩埋起来,只是一昧地宣传其美好的一面。为何不把历年来徒步墨脱的死伤信息详尽地公布在网络上呢?并认真地分析原因,给出进行徒步的安全规则与指导,以便后来者能汲取教训,更安全地享乐徒步的乐趣。为何不把这儿已经不能徒步的情况同步地公布在网络上,非要等来到这儿后缴足了入门费后才能了解到比较真实的情况呢?
第二天一早起来,凭窗眺望,有那么短短的一个片刻,看到南迦巴瓦峰与加拉白垒峰撩开云纱,匆匆作别。
搭上早班车返回八一,一路上疏雨飘零,尼洋河对岸的山间云缕缭绕,今天,眼中的山峦都是一座座坟茔!死亡沉重,云雾轻盈,默默尼洋河水,任风吹雨打,兀自东逝。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