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转山岗仁波齐  

2012-08-02 22:2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28日早晨6点45分,扎紧鞋带,背好行囊,拄上手杖出发了。天色依然黑蒙蒙的,四周房屋构筑了浓重的黑色河堤,道路是延伸着的幽幽河床,几声狗吠,寂静深深,脚下步行声嘈嘈切切。不一会儿,出了塔尔钦小镇,踏上依山的碎石路,一侧起伏的山峦黝黑,一侧开阔的谷地已经有些微亮,脚下暗影葳蕤,头顶朦胧若明,深深地呼吸几口,空气清冽,感觉有点微微地气短,这是在4700米海拔处行走的感觉吧。
走着走着,感觉头上的天空明亮起来了,抬头凝望,天空是一扇刚刚打开的大门,静谧地,里面堆满了饱吸露水的云朵。看到如此干渴荒凉的大地承载着如此水灵丰盛的天空,我惊叹不已。脚下的路,一直延伸着,延伸至云层里,延伸至幻梦里。
转过经幡聚集的第一个山口,面对的是一个雄峰相夹的河谷,贴山的缓坡路那边经幡密集,看见前面有藏民经过,就自然而然地跟随着走过去了,藏民脚步快捷,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剩下我一个人面对着长长的坡路,突然,坡顶上探出两只黑狗,滚圆凶狠,引颈狂吠,坡上隐隐绰绰地有很密集的经幡,我犹疑地站住了,四下观望着,看到似乎这是唯一的去路,心想,一般路上的狗一轰就逃了,于是就提一口气,握紧手杖,慢步往坡路上爬升,突然,那两只黑狗狂吠着猛冲下来,我大惊!慌忙向山坡下奔跑退却,边逃边高频地挥动手杖阻止猛狗近身,仓惶中摔倒了,四脚朝天地旋转着,还不住地胡乱地舞动手杖,我感到自己随时都可能被黑狗咬住,我慌张惊恐地爬起来,狼狈向下逃窜,终于,逃出了黑狗的威胁,站在山坡下,大口喘着,惊魂未定地前后左右地张望,希望能够等到几位从后面赶上来的藏民,帮我摆脱眼前的困境,但一直没有人来。后来我看到附近有一条向下通往河谷的路,我顺路下至谷地,见有沿着溪水两侧的碎石路不用经过山坡上的经幡区,于是踏着凸出水面的石块跨过溪水,沿着离事发处远些的那一侧的碎石小路谨慎前行,四野林立的巨石后贴伏着的黑影,仿佛会随时扑出来。良久,才遇到两位因高原反应身体不适而下撤的汉人男驴子,碰面问侯,话一出口,心里的恐惧就飞逝得无影无踪了,四周的黑影们也都安静下来了。
心腾空了,于是万象生长。天上云朵奔腾,地上云影变幻,仿佛是云卜的爻卦;山峰壁立,斜披着藏袍般的阴影,默然不语;河谷坦坦,卵石磊磊,它们是阳光的炙热里妄想着孵化的神奇鸟蛋?溪流打着小鼾,阳光穿着金屐,在水面上嬉闹,又探入水中,沿着闪电状的分岔小路,潜入蛰伏水底的幻梦。
云荡荡兮飞扬
山巍巍兮倚天
水清清兮流长
石磊磊兮路遥
我心寂寂兮,万象生长
走着走着,右侧山巅上露出一抹棱角分明的凝重雪白,混迹在云絮间,那就是神山岗仁波齐了,一路兴奋地边走边望,咀嚼着那一角雪白变幻着形态与神韵,妄想着那被遮掩的雄奇,终于,在两座山峰凹下去的垭口处看到了神山的上半部山体:锥形的山体看似一块完整的巨石,阳刚大气,灰黑的山腰陡峭坚硬,泛着冷光,仿佛披挂着精铁铠甲,山腰之上白雪皑皑,仿佛是披着一件白貂皮的肩披。阳光灌顶的山巅辉煌灿烂,山巅之上缭绕的白云,仿佛是一群吉祥的白度母。神山!就是一位下凡的天神,一位王者与勇士的合体,一位化育成山体的格萨尔王!
唵,岗仁波齐啊
对你,我梦绕魂牵
就像儿子想念着父亲
此刻,面对着你
心中还是想念你
上师,请加持我吧!唵
日落之时,走到了卓玛拉山口脚下,由于途径的一条路上的小桥被冲垮了,折返花费了近一个半小时,看来天黑前不够时间翻过海拔近5700米的卓玛拉山口了,就找了一处院落住下休息。
吃晚饭时依然食欲不振,面对着一碗热腾腾的青菜鸡蛋面就有几分想呕吐的感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回想这一天,早饭强吃了几口开水泡面,中午吃了半个馒头,一直没有食欲,总有要呕吐的冲动,感觉肠胃纠缠着,这,恐怕也是一种高原反应吧!
简单洗漱后,我就早早地睡觉了。夜半梦中惊醒:梦中我正要走进一座刻着雍仲标志的庙宇,从庙里窜出来两只毛发竖立的黑狗,腾空跃起扑向我,我急忙挥臂拦挡,结果黑狗竟然穿过了我,就像穿过一片影子,我回身,看到落地的黑狗变成了两块刻着六字真言的石头。我惊醒后回味着这个怪梦,坐起来,拥着从窗外散进来的月光一一绸缎一样柔滑的月光。窗外,月亮泊在船坞般的黝黑山体上。
第二天早晨7:30分,啃完了剩下的半个馒头就出发了。空气清凉,幽亮蔚蓝的天空是无边的汪洋,碎云是孤悬的岛屿。从脚下放眼望去,无穷尽的石头姿态万千的石头一一仿佛无数种奇异的蘑菇,长满山坡。走在石头丛中,细看太阳这位大魔法师伸出无数只金手指抓住所有的石头,再给它们每位折一个独特的变幻的游戏的影子;细看小块的草皮膏药般贴在石块间,草儿都是短茎窄叶,紧伏地面,像是严密防守的微型营寨。
快上到山顶时,坐下来休息,听到下面似乎有说唱的歌声,侧脸看到有一小队藏民抬着一个厚重的长铁架沿着陡峭崎岖的山路上来了,是他们唱着一首韵律悠长的藏地的劳动号子,他们黝黑结实,步履稳重,神态平静,目光柔和善良,让我联想起合力搬运大块食物的蚂蚁们,虽然听不懂,但我喜欢这歌的韵味,也喜欢他们的善良目光,喜欢他们如此这般走上来,海拔5700!如此淳朴而诗意!我静静地尾随了一段路,陶醉而感动!
登上卓玛拉山口,压塌了支架的风马旗繁密地罩在山石堆上,像一件华丽的彩衣装扮着一位憨讷的庄稼汉。干爽清朗的山风,嘶嘶低鸣着,四下徘徊逡巡,难道是?隐身的马头明王,在这个山口放牧着一群风马?
湛蓝的天空,是一座恢宏静谧的喇嘛庙!供奉着巍巍的岗仁波齐!云幡飞扬,湛蓝浸髓,皓天之下,穆然伫立,面朝神山,静沐清风,心中有跪拜的渴望,渴望自己成为一块刻满六字真言的石头,此时此刻,披上一片白云,皈依!
嗡嘛呢叭咪吽
我边走边念诵真言
心是经轮随风转
嗡嘛呢叭咪吽
一只不系之舟
飘荡在浩瀚的蔚蓝中
嗡嘛呢叭咪吽
一只雪白的鹰
筑巢在飞扬的云彩中
正午,翻过卓玛拉山口后,一路下行,顿感轻松。眼前天空高远,峰峦雄起,天地间充盈着一种荡荡豪气!令人陶醉。
由于依然没有食欲,吃不进什么东西,渐渐地感到体力不支,休息的频率越来越高,休息好之后每次站起来走的距离越来越短,偶尔遇到在路边卖食品的帐篷,就走进去,坐下,要一壶酥油茶,喝足,要两三把糌粑,学着藏民的样子,把糌粑放在碗里,兑点酥油茶,慢慢地用手顺着碗沿把它们抓捏成面泥,吃下,这似乎是高海拔处我能接受的唯一食物了,然后再起身赶路。
阳光火烈,直晒着的皮肤有灼烧感,阳光炽亮,久视着的眼睛有灼刺感,呼吸这暴烈的火焰,有微微的窒呛感。恍若,走进了火的荆棘。
路一直在山谷里延伸着,没有尽头,谷地两侧不毛的褐色山体高大沉静,像是两列趺坐着排开的罗汉,路边一直有一条小河相伴着,河水清浅,凸凹的水底石在水面上激起了一串串白色的水纹,水纹顺流排列着,仿佛是绣在水上的某种神秘经文,水流声如诵经的呢喃。山谷里的景色很类似,往往走出一两个小时后,感觉依然在原地,恍若走进了迷幻的庙廊。
黄昏时分,山谷成为了风洞。长风荡荡,鼓衣如帆,走在风中,感觉自己是漂泊的小船;长风飒飒,托起深邃的寂静的魔毯,包裹我。
突然我瞥见身后不远处有一只动物按着我行走的快慢节奏跟踪着我,看样子是一只狗,走着走着,我想起来阿里的途中,班车司机停车叫大家看两匹跨过公路的狼闲闲踱步,我看不出它们的样子与狗有什么明显的差别,想到这些心中不免紧张起来,担心身后那个模糊的家伙是一只狼!我握紧手杖,跨到路旁,等后面的家伙先走过去,那家伙犹疑了一下,向路的另一边躲开一小段距离,顺着路的方向匆匆而去,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夜幕渐浓,我已经走得筋疲力竭,前方出现了一处白帐篷,我走进去坐下来一边喝酥油茶吃糌粑,一边探问,才知道这儿离塔尔钦还有12公里。略略休息了一下,感觉气短心虚,四肢冰凉微颤,恐怕明天自己也没有气力再走了,我就问帐篷里的主人一一一位酋长模样的藏族男人:他这儿是否能找到车把我送回塔尔钦。他以生硬的汉语说:明早可以。简短而坚决!我怀着这个希望的温暖,裹上一床酥油味道的被褥,倒头酣眠,一夜无梦,一觉醒来已经天光大亮,起来洗漱,喝酥油茶吃糌粑,依然感觉身体绵软无力,就缠着酋长给我找车,酋长点燃一支烟,足足地抽上一口,徐徐地吐出烟絮,目光凶直面色冷峻地说:没有车。说完转身默坐,不再搭理我。
我无可奈何地绑好鞋带,背好行囊,拄上手杖出发了。一直吃不进食物的恶果显露出来了,走不了几步就累了,一坐下就困,若身后是平坦的土地,往后一躺往往就睡着了。一次,躺着睡了一阵子醒来,坐起,看到身边有一只小鸟,颜色灰黄,尖喙细爪,刨啄顾盼,突忽飞起,翅下的两团雪白激起一串串飘忽的白色漩涡。坐了一会儿,看到一只灰黄的野兔在草丛间闲逛,兔子神态憨朴,悠游自在,它跃动时撅出一条雪白的短尾巴,蹲踞时就坐在上面,像是自带的坐毯。我在想:难道这些高原上的动物们也进化得如此崇尚白色吗?
正午,云朵是熊熊的烈焰,地表的干土壳像是点心的酥皮,一触即碎,感觉身体要被晒化成一滩蜡泥。路永远走不到尽头,挪步子就是搬巨石,我是绝望的西西弗斯,我是就要凝固成石山的纳木那尼。走着走着,看到路边的一块挂着一条风马旗的蓝牌子,上书:仙女跳舞处。按箭头指示的方位望去,辽阔而荒凉的碎石地上,是烈烈阳光的盛宴。此时此刻,我感觉内心郁结的绝望飘然出窍,化为一位绝色的白衣女子,在烈日下翩翩起舞,良久,又飘然升腾而去,归于云间。似乎有泪水滑过脸颊,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我边走边想:出发时,我把转山视为一个体育项目,总是琢磨着是否一天内能搞定这五十多公里的路,走进去才明白,速度并不重要,感受才真正奇妙,"眼前所见的东西就是神"。让事情自己决定它完成的时间吧!开花有时,结果有时,何不像树一样,自在生长!真正地热爱命运!从容地品味细节里的美,独酌苦难的陈酿,分享快乐的浆果!不亦乐乎?!
花了近七个小时,终于在下午4点钟,望见了塔尔钦。
远远地望见塔尔钦:
低低的白云,矮矮的白屋
我忍不住,泪水直流
塔尔钦,请告诉我
如何在绝望之后
能再次把你作为希望?
塔尔钦,请告诉我
如何在变成另一个人后
还能,把你作为终点?
我涟涟的泪水,化为
相互连通的圣湖与鬼湖
跨过泪水中的彩虹
再一次,我抵达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