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排龙   

2012-08-29 19:4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沥沥细雨中,我与同伴赵元一一一位大学哲学老师,下车,站定,我放眼朝小镇的那头望去,目光瞬间飚过小镇撞弯在前方青翠骨感的的山壁上,这镇子太小了,即使用眼角的余光就能把它完全拢罩住。
收回的目光在身旁旋了一下,见近身的屋檐下闲坐着一位阿婆,一脸的开朗与通达,她开口招呼我俩,一口圆熟的四川腔,有几分老年阿庆嫂的风韵,她说:这小镇上就她这家食宿的客栈与对面那家藏式的客栈比较像样点,你俩要不先进来,放下背包,看看,也到对面那家看看,比较一下再决定住那边吧。
我俩比较后,决定住在阿婆这儿。简单洗漱了一下,坐定,与阿婆聊起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我俩想走从这儿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尖角处的徒步路线,想让阿婆帮助我们物色一位当地的向导。阿婆听后苦笑了一下表情凝重地说:前几天有一位带队进去的当地门巴族向导被飞落的山石砸死了,估计不会有门巴人愿意再进去了。今年雨水多,这季节进去有危险,建议还是不要去了。这时走进来一位镇子上的门巴大姐,阿婆当着我俩的面询问了一遍有关向导的事宜,结果尽在阿婆的意料之中,我俩听着,知道我们这次的徒步计划无法实施了,不免有些沮丧。
阴雨绵绵,枯坐无趣,阿婆热情地劝我们去附近泡温泉,我俩吃饱喝足,小睡一阵子后,就按着阿婆的指示出发了,沿着来时的泥土路折返了一小段,顺着路边的小径下降到江边,惊讶地发现泡温泉的地方就是临江而砌的四个约两米见方的水泥池子,温热的山泉水通过腕口粗的白色塑料管道从山上输送下来,有二个池子已经有人了,我俩占了一个空池子,边灌水边跳进去坐下来撩水取暖。
旁边池子里的三个小伙子看样子是骑行者,一问才知道,他们是从成都出发的,计划40天骑到拉萨,说起一路上的辛苦与幸福,都是一脸陶醉的样子,令人羡慕又钦佩!
好一会儿,水才涨到脖子处平溢出池沿。我在池子里面江而坐,见:白浪滔天,真猛兽也!白浪狂吠,白浪奔腾,白浪撕咬,一个白浪被另一个白浪瞬间扑倒瞬间吞没,聚集的白浪撕咬着水中的巨石,犹如狼群在撕咬一头被困住而濒死的水牛。
江对岸峰耸壁立,墨绿葱茏,期间云雾飘逸,恍若山魂林魄,静谧神秘的空灵里,蕴含着禅意的淡淡氤氲。
此时,雨大起来了,仰起脸,看不见雨的踪迹,闭上眼睛,把脑袋靠在池沿上,感受着雨滴在脸上繁密急促的敲打,也许,脸面是大脑的键盘?雨的纤指正在敲打一封来自云端的神秘邮件?屏蔽了视觉之后,静听!渐渐地,在洪水滔滔的声音巨石丛中,雨滴拨弄着近旁树林的柔细天籁像是萌发的嫩芽纤枝野花野果,星星点点,蔓延攀附,生机盎然。
良久,睁开眼睛,晃晃脑袋。感觉脖子下边的身体滚烫,感觉在体内的热流冲荡膨胀之下身体几乎要爆裂开来!而雨水淋透的脑袋从里到外都是冰凉,真是奇妙的组合状态!我一边说:"赵,当下是不是一种哲学状态的隐喻呢?生活火热而哲学冰冷?哈哈"一边站起身来喘着气降温。赵一边也站起来降温,一边回应说:"哲学的高海拔是为了更好地俯视低处的美,就像站在这个高原的雪巅上的感觉一样吧。哲学绝不是那颗银盘里血淋淋的洗礼约翰的头颅,哲学必须与生活血脉相连啊!就像此时此刻,哈哈"
我俩又坐下,把头在池子里反复浸一浸,让它热乎起来。环顾四周,其他人已经散去,四野寂然。我说:"是啊,生活是土壤,诗歌与哲学都是植物吧。嗯,赵,据说古罗马的元老们习惯泡在豪华的浴场里辩论形而上的问题哎,今天我们也效仿下,如何?你看,眼下的浴场更美!"赵说:"好!好!可惜今天没有带几瓶好酒来!边喝边聊,哈哈哈"我说:"赵,一路走来,果然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我觉得思想的大美也在思想的险峰上,哲学若不从科学前沿这些高山大谷中萃取灵感,很快会变成古董的"赵说:"从科学中汲取养分只是哲学的一个侧面吧,哲学的更为基本的问题是关于人性与社会的:人如何能独立自由富有创造性,社会如何能保证公平与正义。人(啊啊)权的普适性源自保守主义的缓慢沉淀,而非源自革命的风云变幻!"我说:"藏传佛教也是高原的独特而美好的风景,这也是一种非暴力运动的果实吗?这与甘地和昂山素季的主张出自相同的源头吗?这源头也能生长成精神上的长江黄河哺育汉人的文明吗?"赵说:"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而且是深奥而高贵的那部分吧,放逐了诸神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自己也被放逐到了纯物质纯唯物的沙漠里一一现代都市,在我们消费狂欢的时候发现其实自己从生到死都是一条消费生产线上被运转着的加工品。唉!我看青藏铁路是一条逆流而上的大河,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消费主义的污水会把这儿污染得满目疮痍,藏传佛教也只能是濒临灭绝的物种吧!"我听着,也不免心里一沉,一一。
我们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聊着,一直到日暮时分,才爬出池子,感觉浑身通泰,神清气爽,同时也感觉很饿,穿好衣服,我俩踏着刚刚铺上的湿漉漉的青灰夜幕,返回了排龙小镇。
晚饭时回锅肉格外好吃,拉萨牌啤酒格外爽口。
半夜醒来,雨声沥沥,推开门,空气凉润,夜色浓郁,窗外微光里一排葫芦的叶片轻轻地颤动着,那是风,刚刚蹑足踏过?想像中,风儿是这个雨夜里一群湿漉漉的黑猫眯,四处游荡着,总是张大着黑眸子,不时地抖落着浑身的雨水,风儿就是,这个神秘雨夜的呼吸!站在屋檐下静听,雨,这夜的毛细血管,滋润着夜的每一个细胞,而不远处的江流一一这夜的一条动脉,富有节律地低吼着,那是夜的脉搏。斜倚着门框,怀抱双臂,闭上眼睛,静静地听,听探进房檐的这个雨夜的呼吸与心跳,陶醉!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