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ninsulaalus的博客

文字是灵魂的指纹;文字是灵魂的 光谱

 
 
 

日志

 
 

情人节的即兴之旅   

2013-02-16 13:2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情人节的早上,春雨酥凉,树绿清爽,年味儿已有了几分薄凉,百无聊赖中,突然冲动地想去拜访一位久久暗恋的情人,于是起身赶到杭州西客站,买上一张去黄山的车票就出发了。
即兴的味道,对于我,永远在阿姆斯特朗小号的旋律之中,心中旋律升起,沧桑里萌动着渴望,诗化着眼前的尘世。我在车窗的水雾中抹出一块清凉的屏一一一块移动视频:让雨中的江南在小号的标点与分行中演绎成柔美的诗篇!
下午4:30分,从云谷寺出发开始登山,浅浅的黄昏宁静慵懒,淡雾轻笼,疏雨星散,湿湿的石阶均匀整洁,宛如江南古镇的街弄里巷,路边覆着蝉翼般柔光的浅绿叶片,随风泛起朦胧的涟漪,而避阴处,宛如婴儿皮肤般的柔光,使得树木泛着几分稚嫩与童真。溪水空濛的响声伴着石阶无穷尽地延伸着,于是,有了神秘的远意。
黄昏渐渐地成为一种光与影的溶液,泛着雾霭淡淡的浑浊,山路是一条缠绕盘旋着向上的蔓藤,叶片有着骨瓷般的质感,续而,像是白丝绸上晕染的墨色花瓣,枝条是瘦金的行楷,山形是能用橡皮擦掉的炭黑。雨点落在脸颊,冰凉,柔软而缓慢。仿佛,这个黄昏的每一个元素:石头,树木,雾尘,雨滴,都散发着这种柔软与缓慢的气息,而我,总是不知不觉地陷入这种神奇的"场"中,一步一伫,细细品味!
黄昏更加浓稠了,无奈的灰白正在被湿漉漉的黑暗溶化干净,失去了细节的石板路宛如是一条将要隐入夜之森林的巨蟒,巫示着诱导着巨大的神秘,怯怯雨声,是一丛丛星星草,稀稀拉拉地蔓延着,顺路流下的小小水声,是爬藤植物的一串串触须,胡乱地抓握着邂逅的凹凸。而稍远处溪流的虚音,是一条晾挂雨夜的麻绳,抖动着摇曳着。把握着脚步与呼吸校好的小小节律,我感觉自己是一只小舟,荡进无边的雨夜。
只知道要翻过海拔1860米的光明顶,才能到达预定的白云宾馆,于是掏出手电,加快脚步,向山顶疾进,连续陡升的台阶仿佛无穷无尽,不一会儿,我已经大口喘息得像一个吃力的风箱,冲锋衣内已是大汗淋漓,而身外水淋淋的黑夜,散发着神秘的魅力,其中混杂着少许令人忐忑的恐惧:我会迷路吗?山上的示意图总是不标明看图者当下的位置,也没标明图示路线与图前道路的关系,我害怕手电筒电池用尽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害怕雨水会突然使手电失灵!山上的石板路修得真好,偶尔,一小段路上竟然有稀疏的路灯,但是,我也曾在一段路灯的诱导下走到一个什么发射塔紧锁的门口,只好退回来重新找路,在黑暗中我尝试着关掉手电筒,静静地站了片刻,惊奇地发现竟然看得清眼前的石阶轮廓,就像把白纸蒙住凸凹画后侧着长长的铅笔芯拓出的图样,我试着调慢了步子,在黑暗里走了起来,很快,我就按照着雨夜与石板共同构造的韵律,自在地行走了,心里很是兴奋,感觉也踏实了。
山中的雨夜真美!黑暗中视觉成为一种奇妙的触角,触着石阶的冷硬,触着雨滴爆开的碎屑,触着风潮潮的尾巴,触着空气里湿湿的松香味道,像一只尺蠖,爬过,身后留下一行水迹。黑暗中心静如弦,万籁萌生,这一声微响,是雨滴擂击树叶的声音吗?高处还是底处的叶子?枝头的还是枝尾处的叶子?水平的还是倾斜的叶子?叶子的正中还是边缘?击中时风有没有淘气地曳一把?水声若有若无,水声窸窸窣窣,水声窃窃嘈嘈,水声伸懒腰打哈欠,水声散步慢跑急奔,水声一越而下,碎玉狂花,水声,一滴,一滴,一滴地落下,下面是一汪清水?还是一面心镜?涟漪,一圈,一圈,一圈地晕开。为雨夜的魔力吸引着,走进它的深处,更深处,融入雨,融入夜,渴望走进它那永远神秘的核,去听,雨夜之心的搏动!
终于,走到一灯火灿烂处,看样子像是山顶,走进灯火里,感觉看见的每一个人都是亲戚,一问,这里竟然是光明顶宾馆。又走了约7,8分钟,7:20分,到达了白云宾馆。
宾馆的房间里干燥干净又暖和,我洗完热水澡,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泡面,看着自己的湿衣服在电暖器上冒着水汽,感觉,很幸福!
第二天清晨醒来,天已放亮,走出宾馆,立刻被这个新浴后的山中早晨给迷住了:头顶微阴未晴的天空和脚下连绵无尽的云海仿佛是吹弹可破的凝脂,在这柔情软玉的怀抱中,一树树绿翡翠的屏,一缕缕清风的蜜!群峰,是阳刚峨峨的孩童!
沿着通往莲花峰与天都峰的山道,边走边欣赏,黄山像是一位矜持而优雅的江南名媛,景色秀丽,即使挺拔之处,也是巾帼之姿。设施周到细致,环境整齐干净,处处显匠心。也许,品味黄山,要有怜香惜玉的宝玉之心,还要有吃螃蟹时细剔慢嚼的耐心。
我是粗人,有笨牛闯进瓷器店的窘蹙感,端着样子四下晃荡,却难免挂一漏万。总对把莲花峰与天都峰的山巅用铁栏圈起来不让上感觉不爽,联想到动物园里关猛兽的铁笼。喜欢玉屏峰巅那群疏狂不羁的奇石,还有那块蒲团石,真有草铺团的神韵!不喜欢石壁上乱涂乱画的一堆大字,尤其不喜欢"岱宗逊色"这四个字;喜欢那几处俏丽险峻的一线天与仿一线天,不喜欢嵌在核心美景中的一家家酒店;喜欢山上随处邂逅的风情万种的松树:那些松树村姑,松树孩童,松树表舅与松树姥爷,尤其喜欢玉屏峰巅一处耸立的石笋中部横出的一小簇松枝,茸茸的紧凑的像一朵石头开出的花,用手机给它拍照时直担心它会一打滚变成一只小松鼠溜掉了,不喜欢在秀场中模特般摆姿势的迎客松,这并不是迎客松本身不美,而在于美被格式化被口号化之后会瞬间苍老;喜欢山野里依然勃勃昂昂的一些野趣,不喜欢那些把野性与危险剔除干净的人工设施。
也许,黄山原先是一匹狮王,人类捕获了它,驯化了它,如今它已是一匹在马戏团里滚耍绣球的温良狮子了!且,黄山作为上天馈赠本应该最大限度地回馈大众,而,把它作为垄断资源向大众收取高额游览费用真是卑劣行径,但,如今天下还有不如此高收费的名山吗?哀叹:天下已找不到可自在游历之山!
过了天都峰后,一路沿石阶下行,不时地,巉崖,溪水,树丛,巨松,飘柔的白雾,偶尔来串场的明媚阳光与长长的湿湿的石阶路混搭的美与宁静动人心魄!
上午10:30分,下抵慈光阁。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